網(wǎng)站無(wú)障礙 支持IPv6網(wǎng)絡(luò )
典型案例 <返回首頁(yè)
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五批指導性案例
新聞來(lái)源:   發(fā)布時(shí)間: 2019-10-08   作者: 字號: | |

關(guān)于印發(fā)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五批指導性案例的通知

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檢察院,解放軍軍事檢察院,新疆生產(chǎn)建設兵團人民檢察院:

經(jīng)2019年7月29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三屆檢察委員會(huì )第二十二次會(huì )議決定,現將某實(shí)業(yè)公司訴某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征收補償認定糾紛抗訴案等三件指導性案例(檢例第57-59號)作為第十五批指導性案例發(fā)布,供參照適用。

最高人民檢察院

2019年9月9日

某實(shí)業(yè)公司訴某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征收補償認定糾紛抗訴案

(檢例第57號)

【關(guān)鍵詞】

行政抗訴  征收補償  依職權監督  調查核實(shí)

【要旨】

人民檢察院辦理行政訴訟監督案件,應當秉持客觀(guān)公正立場(chǎng),既保護行政相對人的合法權益,又支持合法的行政行為。依職權啟動(dòng)監督程序,不以當事人向人民法院申請再審為前提。認為行政判決、裁定可能存在錯誤,通過(guò)書(shū)面審查難以認定的,應當進(jìn)行調查核實(shí)。

【基本案情】

2015年9月,某市政府決定對某片區實(shí)施棚戶(hù)區改造項目房屋征收,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簡(jiǎn)稱(chēng)市住建局)依據土地房屋登記卡、測繪報告及房屋分戶(hù)面積明細表,向某實(shí)業(yè)公司作出房屋征收補償面積的復函,認定案涉大廈第四層存在自行加建面積為203.78平方米,第五層存在自行加建面積為929.93平方米,對自行加建部分按照建安成本給予某實(shí)業(yè)公司補償。實(shí)業(yè)公司不服,認為第四層的203.78平方米和第五層的187.26平方米是規劃許可允許建造且在案涉大廈建成時(shí)一并建造完成,并系經(jīng)過(guò)法院裁定、判決而合法受讓?zhuān)煜蛟撌心硡^人民法院起訴,請求:確認復函違法并撤銷(xiāo);確認爭議部分建筑合法并按非住宅房屋價(jià)值給予補償。

2016年8月1日,區人民法院作出行政判決,認為:案涉大廈目前尚未取得房屋所有權證,應當以規劃許可的建筑面積來(lái)認定是否屬于自行加建面積。土地房屋登記卡記載的面積,連同第四層和第五層的爭議面積,共計5560.55平方米,未超過(guò)規劃許可證件載明的面積5674.62平方米,應當認定爭議建筑具有合法效力。某測繪公司2011年11月13日受法院委托,對案涉大廈進(jìn)行測繪后出具了測繪報告,2015年12月25日該測繪公司受市政府委托對該大廈測繪后出具測繪報告及房屋分戶(hù)面積明細表,二者相互矛盾,2011年測繪報告被市中級人民法院另案判決采信在先,其證明效力應當優(yōu)于2015年出具的房屋分戶(hù)面積明細表,因此對市住建局復函依據的房屋分戶(hù)面積明細表不予采信。該判決還認為:該市中級人民法院另案民事判決將爭議建筑作為合法財產(chǎn)分割歸某實(shí)業(yè)公司所有,是發(fā)生法律效力的物權設立決定,應當認定爭議的面積不是自行加建的面積。遂判決確認市住建局復函違法,責令其對爭議部分建筑按非住宅房屋的補償標準給予安置補償或者貨幣補償。

一審判決后,雙方當事人均未提起上訴,也未申請再審。

【檢察機關(guān)監督情況】

線(xiàn)索發(fā)現。2018年4月,該市人民檢察院在處理當事人來(lái)函信件中發(fā)現該案判決可能存在錯誤,非住宅補償標準(每平方米約3萬(wàn)元)與建安成本(每平方米約2000元)差距巨大,如果按照判決進(jìn)行補償,不僅放縱違法建設行為,而且政府將多支付補償款1000余萬(wàn)元,嚴重損害國家利益,根據《人民檢察院行政訴訟監督規則(試行)》第九條第一項之規定,決定依職權啟動(dòng)監督程序。

調查核實(shí)。市人民檢察院在審查案件過(guò)程中,發(fā)現一審期間實(shí)業(yè)公司提供的案涉大廈規劃許可證件復印件是判決的關(guān)鍵證據之一,與其他證據存在矛盾,遂開(kāi)展了以下調查核實(shí)工作:一是向法院調取案件卷宗材料;二是向市規劃委員會(huì )、市不動(dòng)產(chǎn)登記中心等單位調取規劃許可證件及相關(guān)文件;三是向市不動(dòng)產(chǎn)登記中心等單位及工作人員詢(xún)問(wèn)了解規劃許可證件等文件復印件的來(lái)源和審核情況。經(jīng)對以上材料進(jìn)行審查和比對,發(fā)現法院卷宗中的規劃許可證件等文件復印件記載的面積與市規劃委員會(huì )保存的規劃許可證件等文件原件記載的面積不一致。最終查明:實(shí)業(yè)公司向法院提供的規劃許可證件等三份文件復印件,是從市不動(dòng)產(chǎn)登記中心查詢(xún)復印的,而該中心保存的這三份材料又是實(shí)業(yè)公司在申請辦理房證時(shí)提供的復印件。市規劃委員會(huì )于2018年7月19日向人民檢察院出具的《關(guān)于協(xié)助說(shuō)明規劃許可相關(guān)內容的復函》證明:案涉大廈建筑規劃許可總建筑面積為5074.62平方米。據此認定,實(shí)業(yè)公司提供的規劃許可證件等3份文件復印件中5674.62平方米的面積系經(jīng)涂改,規劃許可的建筑面積應為5074.62平方米,二者相差600平方米。

監督意見(jiàn)。市人民檢察院審查后,認為區人民法院行政判決認定事實(shí)的主要證據系變造,且事實(shí)認定和法律適用存在錯誤。第一,2015年測繪報告的房屋分戶(hù)面積明細表是受市人民政府委托,為了征收某片區棚戶(hù)區改造項目房屋,對整個(gè)大廈建筑面積包括合法、非法加建面積而進(jìn)行的測繪,應當作為認定爭議面積是否屬于合法建筑面積的依據。而2011年測繪報告則是另案為了處理有關(guān)當事人關(guān)于某酒店共有產(chǎn)權民事糾紛而進(jìn)行的測繪,未就爭議建筑部分是否合法予以認定或區分,不應作為認定建筑是否合法的依據。第二,根據檢察機關(guān)調查核實(shí)情況,判決認定規劃許可面積錯誤,以此為標準認定實(shí)際建筑面積未超過(guò)規劃許可面積也存在錯誤。第三,根據市國土局土地房屋登記卡及附件、2015年測繪報告的房屋分戶(hù)面積明細表等證據,應當認定第四層、第五層存在擅自加建。第四,另案民事判決是對房屋權屬進(jìn)行的分割和劃分,不應當作為認定建筑是否合法的依據。判決認定爭議建筑不是自行加建,存在錯誤。市人民檢察院遂于2018年11月22日依法向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抗訴。

監督結果。市中級人民法院經(jīng)過(guò)審查,于2018年12月3日作出行政裁定書(shū),指令某區人民法院再審。2019年1月8日,實(shí)業(yè)公司向某區人民法院提交撤訴申請。某區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二條之規定,裁定:(1)撤銷(xiāo)本院原行政判決書(shū);(2)準許實(shí)業(yè)公司撤回對市住建局的起訴。

2019年3月6日,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實(shí)業(yè)公司另案起訴的市住建局強制拆除行為違法及賠償糾紛案作出終審行政判決,認定實(shí)業(yè)公司提交的案涉大廈規劃許可證件等文件中5674.62平方米是經(jīng)涂改后的面積,規劃許可建筑面積應為5074.62平方米。實(shí)業(yè)公司對法院認定的上述事實(shí)無(wú)異議。該案最終判決駁回實(shí)業(yè)公司的訴訟請求。對變造證據行為的責任追究,另案處理。

【指導意義】

1.人民檢察院辦理行政訴訟監督案件,應當秉持客觀(guān)公正立場(chǎng),既注重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也注重支持合法的行政行為,保護國家利益和社會(huì )公共利益。人民檢察院行政訴訟監督的重要任務(wù)是維護社會(huì )公平正義,監督人民法院依法審判和執行,促進(jìn)行政機關(guān)依法行政。人民檢察院是國家的法律監督機關(guān),應當居中監督,不偏不倚,依法審查人民法院判決、裁定所基于的事實(shí)根據和法律依據,發(fā)現行政判決、裁定確有錯誤,符合法定監督條件的,依法提出抗訴或再審檢察建議。本案中,人民檢察院通過(guò)抗訴,監督人民法院糾正了錯誤判決,保護了國家利益,維護了社會(huì )公平正義。

2.人民檢察院依職權對行政裁判結果進(jìn)行監督,不以當事人申請法院再審為前提。按照案件來(lái)源劃分,對行政裁判結果進(jìn)行監督分為當事人申請監督和依職權監督兩類(lèi)。法律規定當事人在申請檢察建議或抗訴之前應當向法院提出再審申請,目的是為了防止當事人就同一案件重復申請、司法機關(guān)多頭審查。人民檢察院是國家的法律監督機關(guān),是公共利益的代表,擔負著(zhù)維護司法公正、保證法律統一正確實(shí)施、維護國家利益和社會(huì )公共利益的重要任務(wù),對于符合《人民檢察院行政訴訟監督規則(試行)》第九條規定的行政訴訟案件,應當從監督人民法院依法審判、促進(jìn)行政機關(guān)依法行政的目的出發(fā),充分發(fā)揮檢察監督職能作用,依職權主動(dòng)進(jìn)行監督,不受當事人是否申請再審的限制。本案中,雖然當事人未上訴也未向法院申請再審,但人民檢察院發(fā)現存在損害國家利益的情形,遂按照《人民檢察院行政訴訟監督規則(試行)》第九條第一項的規定,依職權啟動(dòng)了監督程序。

3.人民檢察院進(jìn)行行政訴訟監督,通過(guò)書(shū)面審查卷宗、當事人提供的材料等對有關(guān)案件事實(shí)難以認定的,應當進(jìn)行調查核實(shí)!度嗣駲z察院組織法》規定,人民檢察院行使法律監督權,可以進(jìn)行調查核實(shí)。辦理行政訴訟監督案件,通過(guò)對卷宗、當事人提供的材料等進(jìn)行書(shū)面審查后,對有關(guān)事實(shí)仍然難以認定的,為查清案件事實(shí),確保精準監督,應當進(jìn)行調查核實(shí)。根據《人民檢察院行政訴訟監督規則(試行)》等相關(guān)規定,調查核實(shí)可以采取以下措施:(1)查詢(xún)、調取、復制相關(guān)證據材料;(2)詢(xún)問(wèn)當事人或者案外人;(3)咨詢(xún)專(zhuān)業(yè)人員、相關(guān)部門(mén)或者行業(yè)協(xié)會(huì )等對專(zhuān)門(mén)問(wèn)題的意見(jiàn);(4)委托鑒定、評估、審計;(5)勘驗物證、現場(chǎng);(6)查明案件事實(shí)所需要采取的其他措施。調查核實(shí)的目的在于查明人民法院的行政判決、裁定是否存在錯誤,審判和執行活動(dòng)是否符合法律規定,為決定是否監督提供依據和參考。本案中,市住建局作出復函時(shí)已有事實(shí)根據和法律依據,并在訴訟中及時(shí)向法庭提交,但法院因采信原告提供的虛假證據作出了錯誤判決。檢察機關(guān)通過(guò)調查核實(shí),向原審人民法院調取案件卷宗,向規劃部門(mén)調取規劃許可證件等文件原件,向出具書(shū)證的不動(dòng)產(chǎn)登記中心及工作人員了解詢(xún)問(wèn)規劃許可證件等文件復印件的形成過(guò)程,進(jìn)而查明原審判決采信的關(guān)鍵證據存在涂改,為檢察機關(guān)依法提出抗訴提供了根據。

【相關(guān)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檢察院組織法》第六條、第二十一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一條、第九十三條、第一百零一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一十條

《人民檢察院行政訴訟監督規則(試行)》第九條、第十三條、第三十六條

《人民檢察院民事訴訟監督規則(試行)》第六十六條

浙江省某市國土資源局申請強制執行杜某非法占地處罰決定監督案

(檢例第58號)

【關(guān)鍵詞】

行政非訴執行監督  違法占地  遺漏請求事項  專(zhuān)項監督

【要旨】

人民檢察院行政非訴執行監督要發(fā)揮監督法院公正司法、促進(jìn)行政機關(guān)依法行政的雙重監督功能。發(fā)現人民法院對行政非訴執行申請裁定遺漏請求事項的,應當依法監督。對于行政非訴執行中的普遍性問(wèn)題,可以以個(gè)案為切入點(diǎn)開(kāi)展專(zhuān)項監督活動(dòng)。

【基本案情】

2014年5月,浙江省某市某區某鎮村民杜某未經(jīng)批準,擅自在該村占用土地681.46平方米,其中建造活動(dòng)板房112.07平方米,硬化水泥地面569.39平方米。市國土資源局認為杜某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和《基本農田保護條例》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第七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實(shí)施條例》第四十二條及《浙江省國土資源行政處罰裁量權執行標準》規定,作出行政處罰決定:(1)責令退還非法占用土地681.46平方米;(2)對其中符合土地利用總體規劃的45.46平方米土地上的建筑物和設施,予以沒(méi)收;(3)對不符合土地利用總體規劃的636平方米土地(基本農田)上的建筑物和設施,予以拆除;(4)對非法占用規劃內土地45.46平方米的行為處以每平方米11元的罰款,非法占用規劃外土地636平方米的行為處以每平方米21元的罰款,共計人民幣13856.06元。杜某在規定的期限內未履行該處罰決定第3項和第4項內容,亦未申請行政復議或提起行政訴訟,經(jīng)催告仍未履行。市國土資源局遂于2017年7月21日向某市某區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杜某違法占地行政處罰決定第3項和第4項內容。區人民法院立案受理后,于2017年7月25日作出行政裁定書(shū),裁定準予執行市國土資源局行政處罰決定第3項內容,并由某鎮政府組織實(shí)施。某鎮政府未在法定期限內執行法院裁定。

【檢察機關(guān)監督情況】

線(xiàn)索發(fā)現。區人民檢察院在辦理其他案件過(guò)程中發(fā)現該案線(xiàn)索。經(jīng)初步調查了解,某鎮政府未根據法院裁定書(shū)內容組織實(shí)施拆除,土地未恢復至復耕條件,杜某也未履行繳納罰款的義務(wù),遂依職權啟動(dòng)監督程序。

調查核實(shí)。根據案件線(xiàn)索,檢察機關(guān)重點(diǎn)開(kāi)展了以下調查核實(shí)工作:一是向法院調閱了案件卷宗材料;二是向當地國土管理部門(mén)工作人員了解案涉行政處罰決定執行情況和申請法院強制執行的情況;三是檢察人員到違法占地現場(chǎng)進(jìn)行實(shí)地查看。最終查明:市國土資源局的行政處罰決定有充分的事實(shí)根據,申請法院強制執行符合法律規定,目前行政處罰決定中罰款仍未繳納,法院裁定拆除的地上建筑物和設施亦未被拆除。

監督意見(jiàn)。2018年5月,區人民檢察院分別向區人民法院和某鎮政府提出檢察建議,建議區人民法院查明該案未就行政處罰決定第4項罰款作出裁定的原因,并依法處理,建議某鎮政府查明違法建筑物和設施未拆除的原因,并依法處置。

監督結果。區人民法院收到檢察建議后于2018年5月30日作出補充裁定,準予強制執行市國土資源局作出的13856.06元罰款決定,7月該款執行到位。某鎮政府收到檢察建議后,迅速行動(dòng),案涉違法建筑物和設施于2018年7月被拆除。

專(zhuān)項監督。區人民檢察院在辦理該案過(guò)程中,發(fā)現農村違法占地行政處罰未執行到位問(wèn)題突出,遂決定就國土資源領(lǐng)域行政非訴執行開(kāi)展專(zhuān)項監督活動(dòng),共監督法院裁定遺漏強制執行請求事項等案件17件,鄉鎮街道未執行法院裁判文書(shū)確定的義務(wù)案件18件。市人民檢察院通過(guò)認真研究后發(fā)現轄區內類(lèi)似問(wèn)題較多,遂于2018年5月在全市檢察機關(guān)開(kāi)展專(zhuān)項監督活動(dòng)。截至2019年2月專(zhuān)項活動(dòng)結束時(shí),通過(guò)檢察機關(guān)監督,全市共整治拆除各類(lèi)違法建筑物及設施45.5萬(wàn)平方米,恢復土地原狀23萬(wàn)平方米,退還非法占用土地21.7萬(wàn)平方米。市中級人民法院針對檢察機關(guān)專(zhuān)項監督活動(dòng)中發(fā)現的問(wèn)題,在全市法院系統開(kāi)展專(zhuān)項評查,有效規范了行政非訴執行的受理、審查和實(shí)施等活動(dòng)。

【指導意義】

1.人民檢察院履行行政非訴執行監督職能,應當發(fā)揮既監督人民法院公正司法又促進(jìn)行政機關(guān)依法行政的雙重功能,實(shí)現雙贏(yíng)多贏(yíng)共贏(yíng)。行政非訴執行監督對于促進(jìn)人民法院依法、公正、高效履行行政非訴執行職能,促進(jìn)行政機關(guān)依法履行職責,維護公共利益和社會(huì )秩序,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具有重要作用。人民檢察院對人民法院行政非訴執行的受理、審查和實(shí)施等各個(gè)環(huán)節開(kāi)展監督,針對存在的違法情形提出檢察建議,有利于促進(jìn)人民法院依法審查行政決定、正確作出裁定并實(shí)施,防止對違法的行政決定予以強制執行,保護行政相對人的合法權益。開(kāi)展行政非訴執行監督,應當注意審查行政行為的合法性,包括是否具備行政主體資格、是否明顯缺乏事實(shí)根據、是否明顯缺乏法律法規依據、是否損害被執行人合法權益等。對于行政行為明顯違法,人民法院仍裁定準予執行的,應當向人民法院和行政機關(guān)提出檢察建議予以糾正,防止被執行人合法權益受損。對于行政行為符合法律規定的,應當引導行政相對人依法履行法定義務(wù),支持行政機關(guān)依法行政。

2.人民法院對行政非訴執行申請裁定遺漏請求事項的,人民檢察院應當依法提出檢察建議予以監督。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制法》第五十七條和第五十八條的規定,人民法院受理行政機關(guān)強制執行申請后進(jìn)行書(shū)面審查,應當對行政機關(guān)提出的強制執行申請請求事項作出是否準予執行的裁定。本案中,市國土資源局向區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的項目中包括強制執行13856.06元罰款,但區人民法院卻未對該請求事項予以裁定,致使罰款無(wú)法通過(guò)強制執行方式收繳,影響了行政決定的公信力。人民檢察院應當對人民法院遺漏申請事項的裁定依法提出檢察建議予以糾正。

3.人民檢察院應當堅持在辦案中監督、在監督中辦案的理念,在辦理行政非訴執行監督案件過(guò)程中,注重以個(gè)案為突破口,積極開(kāi)展專(zhuān)項活動(dòng),促進(jìn)一個(gè)區域內一類(lèi)問(wèn)題的解決。人民檢察院履行行政非訴執行監督職責,要注重舉一反三,深挖細查,以小見(jiàn)大,以點(diǎn)帶面,針對人民法院行政非訴執行受理、審查和實(shí)施等各個(gè)環(huán)節存在的普遍性問(wèn)題開(kāi)展專(zhuān)項活動(dòng),實(shí)現辦理一案、影響一片的監督效果。某市兩級檢察機關(guān)在成功辦理本案的基礎上,開(kāi)展專(zhuān)項監督活動(dòng),有力推進(jìn)了全市國土資源領(lǐng)域“執行難”等問(wèn)題的解決,促進(jìn)了行政管理目標的實(shí)現。市中級人民法院針對檢察機關(guān)專(zhuān)項監督活動(dòng)中發(fā)現的問(wèn)題,在全市法院系統開(kāi)展專(zhuān)項評查,規范了行政非訴執行活動(dòng)。

【相關(guān)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十一條、第九十七條、第一百零一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五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制法》第五十三條、第五十七條、第五十八條

《人民檢察院行政訴訟監督規則(試行)》第二十九條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關(guān)于民事執行活動(dòng)法律監督若干問(wèn)題的規定》第一條、第二十一條

《人民檢察院檢察建議工作規定》第十一條

湖北省某縣水利局申請強制執行肖某河道違法建設處罰決定監督案

(檢例第59號)

【關(guān)鍵詞】

行政非訴執行監督  河道違法建設  強制拆除

【要旨】

辦理行政非訴執行監督案件,應當查明行政機關(guān)對相關(guān)事項是否具有直接強制執行權,對具有直接強制執行權的行政機關(guān)向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人民法院不應當受理而受理的,應當依法進(jìn)行監督。人民檢察院在履行行政非訴執行監督職責中,發(fā)現行政機關(guān)的行政行為存在違法或不當履職情形的,可以向行政機關(guān)提出檢察建議。

【基本案情】

2011年9月,湖北省某縣村民肖某未經(jīng)許可,擅自在某水庫庫區(河道)管理范圍內316國道某大橋下建房(房基)5間,占地面積289.8平方米。2011年11月3日,某縣水利局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法》第六十五條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書(shū)》,要求肖某立即停止在橋下建房的違法行為,限7日內拆除所建房屋,恢復原貌;罰款5萬(wàn)元;并告知肖某不服處罰決定申請復議和提起訴訟的期限,注明期滿(mǎn)不申請復議、不起訴又不履行處罰決定,將依法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肖某在規定的期限內未履行該處罰決定,亦未申請復議或提起行政訴訟。2012年3月29日,縣水利局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2012年4月23日,縣人民法院作出行政裁定書(shū),裁定準予執行行政處罰決定,責令肖某履行處罰決定書(shū)確定的義務(wù)。但肖某未停止違法建設,截至2017年4月,肖某已在河道區域違法建成四層房屋,建筑面積約520平方米。

【檢察機關(guān)監督情況】

線(xiàn)索發(fā)現?h人民檢察院于2017年4月通過(guò)某日報《“踢皮球”執法現象何時(shí)休?》的報道發(fā)現案件線(xiàn)索,依職權啟動(dòng)監督程序。檢察機關(guān)經(jīng)調查發(fā)現,肖某在河道內違法建設的行為持續多年,違反了國家河道管理規定,違法建筑物嚴重影響行洪、防洪安全。水利局和法院對違法建筑物未被強制拆除的原因則各執一詞。法院認為,對違反水法的建筑物,水利局是法律明確授予強制執行權的行政機關(guān),法院不能作為該案強制執行主體。但水利局認為,其沒(méi)有強制執行手段,應當由法院強制執行。

監督意見(jiàn)。檢察機關(guān)審查認為:法律沒(méi)有賦予水利局采取查封、扣押、凍結、劃撥財產(chǎn)等強制執行措施的權力,對于不繳納罰款的,水利局可以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但根據行政強制法和水法等相關(guān)規定,水利局對于河道違法建筑物具有強行拆除的權力,不應當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因此,水利局向法院申請執行行政處罰決定中的拆除違法建筑物部分,法院不應當受理而受理并裁定準予執行,違反法律規定?h人民檢察院于2017年5月向縣水利局提出檢察建議,建議其依法強制拆除違法建筑物;同年8月向縣人民法院提出檢察建議,建議其依法履職、規范行政非訴執行案件受理等工作。

監督結果?h水利局收到檢察建議后,立即向當地黨委政府報告。在縣委、縣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河道違法建筑物被依法拆除?h人民法院收到檢察建議后,回復表示今后要加強案件審查,對行政機關(guān)具有強制執行權而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的案件裁定不予受理。

【指導意義】

1.人民檢察院辦理行政非訴執行監督案件,應當依法查明行政機關(guān)對相關(guān)事項是否具有直接強制執行權。我國行政強制法規定的行政強制執行,包括行政機關(guān)直接強制執行和行政機關(guān)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兩種類(lèi)型。法律賦予某些行政機關(guān)以直接強制執行權的主要目的是提高行政效率,及時(shí)執行行政決定。如果行政機關(guān)有直接強制執行權,又向人民法院申請執行,不但浪費司法資源,而且容易引起相互推諉,降低行政效率。人民檢察院辦理行政非訴執行監督案件,應當查明行政機關(guān)是否具有直接強制執行權,對具有直接強制執行權的行政機關(guān)向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人民法院不應當受理而受理的,應當依法進(jìn)行監督!吨腥A人民共和國水法》第六十五條第一款規定,“在河道管理范圍內建設妨礙行洪的建筑物、構筑物,或者從事影響河勢穩定、危害河岸堤防安全和其他妨礙河道行洪的活動(dòng)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水行政主管部門(mén)或者流域管理機構依據職權,責令停止違法行為,限期拆除違法建筑物、構筑物,恢復原狀;逾期不拆除、不恢復原狀的,強行拆除……”根據上述規定,對河道管理范圍內妨礙行洪的建筑物、構筑物,水行政主管部門(mén)具有直接強行拆除的權力。但在本案中,水利局本應直接強制執行,卻向人民法院申請執行,人民法院不應當受理而受理、不應當裁定準予執行而裁定準予執行,致使兩個(gè)單位相互推諉,河道安全隱患長(cháng)期得不到消除,人民檢察院依法提出檢察建議,促進(jìn)了問(wèn)題的解決。

2.人民檢察院在履行行政非訴執行監督職責中,發(fā)現行政機關(guān)的行政行為存在違法或不當履職情形的,可以向行政機關(guān)提出檢察建議!度嗣駲z察院檢察建議工作規定》第十一條規定,“人民檢察院在辦理案件中發(fā)現社會(huì )治理工作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向有關(guān)單位和部門(mén)提出改進(jìn)工作、完善治理的檢察建議:……(四)相關(guān)單位或者部門(mén)不依法及時(shí)履行職責,致使個(gè)人或者組織合法權益受到損害或者存在損害危險,需要及時(shí)整改消除的;……”根據上述規定,檢察機關(guān)發(fā)現行政機關(guān)向人民法院提出強制執行申請存在不當,怠于履行法定職責的,應當向行政機關(guān)提出檢察建議。對由于行政機關(guān)違法行為致使損害持續存在甚至繼續擴大的,應當更加重視,優(yōu)先快速辦理,促進(jìn)行政執行效率提高,及時(shí)消除損害、減少損失,維護人民群眾的合法權益。本案中,檢察機關(guān)針對水利局怠于履職行為,依法提出檢察建議,促使河道違法建筑物被拆除,保障了行洪、泄洪安全,保護了當地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chǎn)安全。

【相關(guān)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二十五條、第九十七條、第一百零一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五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制法》第四條、第十三條、第三十四條、第四十四條、第五十三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法》第三十七條、第六十五條

《人民檢察院行政訴訟監督規則(試行)》第二十九條

《人民檢察院檢察建議工作規定》第十一條

 

關(guān)于印發(fā)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五批指導性案例的通知

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檢察院,解放軍軍事檢察院,新疆生產(chǎn)建設兵團人民檢察院:

經(jīng)2019年7月29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三屆檢察委員會(huì )第二十二次會(huì )議決定,現將某實(shí)業(yè)公司訴某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征收補償認定糾紛抗訴案等三件指導性案例(檢例第57-59號)作為第十五批指導性案例發(fā)布,供參照適用。

最高人民檢察院

2019年9月9日

某實(shí)業(yè)公司訴某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征收補償認定糾紛抗訴案

(檢例第57號)

【關(guān)鍵詞】

行政抗訴  征收補償  依職權監督  調查核實(shí)

【要旨】

人民檢察院辦理行政訴訟監督案件,應當秉持客觀(guān)公正立場(chǎng),既保護行政相對人的合法權益,又支持合法的行政行為。依職權啟動(dòng)監督程序,不以當事人向人民法院申請再審為前提。認為行政判決、裁定可能存在錯誤,通過(guò)書(shū)面審查難以認定的,應當進(jìn)行調查核實(shí)。

【基本案情】

2015年9月,某市政府決定對某片區實(shí)施棚戶(hù)區改造項目房屋征收,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簡(jiǎn)稱(chēng)市住建局)依據土地房屋登記卡、測繪報告及房屋分戶(hù)面積明細表,向某實(shí)業(yè)公司作出房屋征收補償面積的復函,認定案涉大廈第四層存在自行加建面積為203.78平方米,第五層存在自行加建面積為929.93平方米,對自行加建部分按照建安成本給予某實(shí)業(yè)公司補償。實(shí)業(yè)公司不服,認為第四層的203.78平方米和第五層的187.26平方米是規劃許可允許建造且在案涉大廈建成時(shí)一并建造完成,并系經(jīng)過(guò)法院裁定、判決而合法受讓?zhuān)煜蛟撌心硡^人民法院起訴,請求:確認復函違法并撤銷(xiāo);確認爭議部分建筑合法并按非住宅房屋價(jià)值給予補償。

2016年8月1日,區人民法院作出行政判決,認為:案涉大廈目前尚未取得房屋所有權證,應當以規劃許可的建筑面積來(lái)認定是否屬于自行加建面積。土地房屋登記卡記載的面積,連同第四層和第五層的爭議面積,共計5560.55平方米,未超過(guò)規劃許可證件載明的面積5674.62平方米,應當認定爭議建筑具有合法效力。某測繪公司2011年11月13日受法院委托,對案涉大廈進(jìn)行測繪后出具了測繪報告,2015年12月25日該測繪公司受市政府委托對該大廈測繪后出具測繪報告及房屋分戶(hù)面積明細表,二者相互矛盾,2011年測繪報告被市中級人民法院另案判決采信在先,其證明效力應當優(yōu)于2015年出具的房屋分戶(hù)面積明細表,因此對市住建局復函依據的房屋分戶(hù)面積明細表不予采信。該判決還認為:該市中級人民法院另案民事判決將爭議建筑作為合法財產(chǎn)分割歸某實(shí)業(yè)公司所有,是發(fā)生法律效力的物權設立決定,應當認定爭議的面積不是自行加建的面積。遂判決確認市住建局復函違法,責令其對爭議部分建筑按非住宅房屋的補償標準給予安置補償或者貨幣補償。

一審判決后,雙方當事人均未提起上訴,也未申請再審。

【檢察機關(guān)監督情況】

線(xiàn)索發(fā)現。2018年4月,該市人民檢察院在處理當事人來(lái)函信件中發(fā)現該案判決可能存在錯誤,非住宅補償標準(每平方米約3萬(wàn)元)與建安成本(每平方米約2000元)差距巨大,如果按照判決進(jìn)行補償,不僅放縱違法建設行為,而且政府將多支付補償款1000余萬(wàn)元,嚴重損害國家利益,根據《人民檢察院行政訴訟監督規則(試行)》第九條第一項之規定,決定依職權啟動(dòng)監督程序。

調查核實(shí)。市人民檢察院在審查案件過(guò)程中,發(fā)現一審期間實(shí)業(yè)公司提供的案涉大廈規劃許可證件復印件是判決的關(guān)鍵證據之一,與其他證據存在矛盾,遂開(kāi)展了以下調查核實(shí)工作:一是向法院調取案件卷宗材料;二是向市規劃委員會(huì )、市不動(dòng)產(chǎn)登記中心等單位調取規劃許可證件及相關(guān)文件;三是向市不動(dòng)產(chǎn)登記中心等單位及工作人員詢(xún)問(wèn)了解規劃許可證件等文件復印件的來(lái)源和審核情況。經(jīng)對以上材料進(jìn)行審查和比對,發(fā)現法院卷宗中的規劃許可證件等文件復印件記載的面積與市規劃委員會(huì )保存的規劃許可證件等文件原件記載的面積不一致。最終查明:實(shí)業(yè)公司向法院提供的規劃許可證件等三份文件復印件,是從市不動(dòng)產(chǎn)登記中心查詢(xún)復印的,而該中心保存的這三份材料又是實(shí)業(yè)公司在申請辦理房證時(shí)提供的復印件。市規劃委員會(huì )于2018年7月19日向人民檢察院出具的《關(guān)于協(xié)助說(shuō)明規劃許可相關(guān)內容的復函》證明:案涉大廈建筑規劃許可總建筑面積為5074.62平方米。據此認定,實(shí)業(yè)公司提供的規劃許可證件等3份文件復印件中5674.62平方米的面積系經(jīng)涂改,規劃許可的建筑面積應為5074.62平方米,二者相差600平方米。

監督意見(jiàn)。市人民檢察院審查后,認為區人民法院行政判決認定事實(shí)的主要證據系變造,且事實(shí)認定和法律適用存在錯誤。第一,2015年測繪報告的房屋分戶(hù)面積明細表是受市人民政府委托,為了征收某片區棚戶(hù)區改造項目房屋,對整個(gè)大廈建筑面積包括合法、非法加建面積而進(jìn)行的測繪,應當作為認定爭議面積是否屬于合法建筑面積的依據。而2011年測繪報告則是另案為了處理有關(guān)當事人關(guān)于某酒店共有產(chǎn)權民事糾紛而進(jìn)行的測繪,未就爭議建筑部分是否合法予以認定或區分,不應作為認定建筑是否合法的依據。第二,根據檢察機關(guān)調查核實(shí)情況,判決認定規劃許可面積錯誤,以此為標準認定實(shí)際建筑面積未超過(guò)規劃許可面積也存在錯誤。第三,根據市國土局土地房屋登記卡及附件、2015年測繪報告的房屋分戶(hù)面積明細表等證據,應當認定第四層、第五層存在擅自加建。第四,另案民事判決是對房屋權屬進(jìn)行的分割和劃分,不應當作為認定建筑是否合法的依據。判決認定爭議建筑不是自行加建,存在錯誤。市人民檢察院遂于2018年11月22日依法向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抗訴。

監督結果。市中級人民法院經(jīng)過(guò)審查,于2018年12月3日作出行政裁定書(shū),指令某區人民法院再審。2019年1月8日,實(shí)業(yè)公司向某區人民法院提交撤訴申請。某區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二條之規定,裁定:(1)撤銷(xiāo)本院原行政判決書(shū);(2)準許實(shí)業(yè)公司撤回對市住建局的起訴。

2019年3月6日,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實(shí)業(yè)公司另案起訴的市住建局強制拆除行為違法及賠償糾紛案作出終審行政判決,認定實(shí)業(yè)公司提交的案涉大廈規劃許可證件等文件中5674.62平方米是經(jīng)涂改后的面積,規劃許可建筑面積應為5074.62平方米。實(shí)業(yè)公司對法院認定的上述事實(shí)無(wú)異議。該案最終判決駁回實(shí)業(yè)公司的訴訟請求。對變造證據行為的責任追究,另案處理。

【指導意義】

1.人民檢察院辦理行政訴訟監督案件,應當秉持客觀(guān)公正立場(chǎng),既注重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也注重支持合法的行政行為,保護國家利益和社會(huì )公共利益。人民檢察院行政訴訟監督的重要任務(wù)是維護社會(huì )公平正義,監督人民法院依法審判和執行,促進(jìn)行政機關(guān)依法行政。人民檢察院是國家的法律監督機關(guān),應當居中監督,不偏不倚,依法審查人民法院判決、裁定所基于的事實(shí)根據和法律依據,發(fā)現行政判決、裁定確有錯誤,符合法定監督條件的,依法提出抗訴或再審檢察建議。本案中,人民檢察院通過(guò)抗訴,監督人民法院糾正了錯誤判決,保護了國家利益,維護了社會(huì )公平正義。

2.人民檢察院依職權對行政裁判結果進(jìn)行監督,不以當事人申請法院再審為前提。按照案件來(lái)源劃分,對行政裁判結果進(jìn)行監督分為當事人申請監督和依職權監督兩類(lèi)。法律規定當事人在申請檢察建議或抗訴之前應當向法院提出再審申請,目的是為了防止當事人就同一案件重復申請、司法機關(guān)多頭審查。人民檢察院是國家的法律監督機關(guān),是公共利益的代表,擔負著(zhù)維護司法公正、保證法律統一正確實(shí)施、維護國家利益和社會(huì )公共利益的重要任務(wù),對于符合《人民檢察院行政訴訟監督規則(試行)》第九條規定的行政訴訟案件,應當從監督人民法院依法審判、促進(jìn)行政機關(guān)依法行政的目的出發(fā),充分發(fā)揮檢察監督職能作用,依職權主動(dòng)進(jìn)行監督,不受當事人是否申請再審的限制。本案中,雖然當事人未上訴也未向法院申請再審,但人民檢察院發(fā)現存在損害國家利益的情形,遂按照《人民檢察院行政訴訟監督規則(試行)》第九條第一項的規定,依職權啟動(dòng)了監督程序。

3.人民檢察院進(jìn)行行政訴訟監督,通過(guò)書(shū)面審查卷宗、當事人提供的材料等對有關(guān)案件事實(shí)難以認定的,應當進(jìn)行調查核實(shí)!度嗣駲z察院組織法》規定,人民檢察院行使法律監督權,可以進(jìn)行調查核實(shí)。辦理行政訴訟監督案件,通過(guò)對卷宗、當事人提供的材料等進(jìn)行書(shū)面審查后,對有關(guān)事實(shí)仍然難以認定的,為查清案件事實(shí),確保精準監督,應當進(jìn)行調查核實(shí)。根據《人民檢察院行政訴訟監督規則(試行)》等相關(guān)規定,調查核實(shí)可以采取以下措施:(1)查詢(xún)、調取、復制相關(guān)證據材料;(2)詢(xún)問(wèn)當事人或者案外人;(3)咨詢(xún)專(zhuān)業(yè)人員、相關(guān)部門(mén)或者行業(yè)協(xié)會(huì )等對專(zhuān)門(mén)問(wèn)題的意見(jiàn);(4)委托鑒定、評估、審計;(5)勘驗物證、現場(chǎng);(6)查明案件事實(shí)所需要采取的其他措施。調查核實(shí)的目的在于查明人民法院的行政判決、裁定是否存在錯誤,審判和執行活動(dòng)是否符合法律規定,為決定是否監督提供依據和參考。本案中,市住建局作出復函時(shí)已有事實(shí)根據和法律依據,并在訴訟中及時(shí)向法庭提交,但法院因采信原告提供的虛假證據作出了錯誤判決。檢察機關(guān)通過(guò)調查核實(shí),向原審人民法院調取案件卷宗,向規劃部門(mén)調取規劃許可證件等文件原件,向出具書(shū)證的不動(dòng)產(chǎn)登記中心及工作人員了解詢(xún)問(wèn)規劃許可證件等文件復印件的形成過(guò)程,進(jìn)而查明原審判決采信的關(guān)鍵證據存在涂改,為檢察機關(guān)依法提出抗訴提供了根據。

【相關(guān)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檢察院組織法》第六條、第二十一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一條、第九十三條、第一百零一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一十條

《人民檢察院行政訴訟監督規則(試行)》第九條、第十三條、第三十六條

《人民檢察院民事訴訟監督規則(試行)》第六十六條

浙江省某市國土資源局申請強制執行杜某非法占地處罰決定監督案

(檢例第58號)

【關(guān)鍵詞】

行政非訴執行監督  違法占地  遺漏請求事項  專(zhuān)項監督

【要旨】

人民檢察院行政非訴執行監督要發(fā)揮監督法院公正司法、促進(jìn)行政機關(guān)依法行政的雙重監督功能。發(fā)現人民法院對行政非訴執行申請裁定遺漏請求事項的,應當依法監督。對于行政非訴執行中的普遍性問(wèn)題,可以以個(gè)案為切入點(diǎn)開(kāi)展專(zhuān)項監督活動(dòng)。

【基本案情】

2014年5月,浙江省某市某區某鎮村民杜某未經(jīng)批準,擅自在該村占用土地681.46平方米,其中建造活動(dòng)板房112.07平方米,硬化水泥地面569.39平方米。市國土資源局認為杜某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和《基本農田保護條例》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第七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實(shí)施條例》第四十二條及《浙江省國土資源行政處罰裁量權執行標準》規定,作出行政處罰決定:(1)責令退還非法占用土地681.46平方米;(2)對其中符合土地利用總體規劃的45.46平方米土地上的建筑物和設施,予以沒(méi)收;(3)對不符合土地利用總體規劃的636平方米土地(基本農田)上的建筑物和設施,予以拆除;(4)對非法占用規劃內土地45.46平方米的行為處以每平方米11元的罰款,非法占用規劃外土地636平方米的行為處以每平方米21元的罰款,共計人民幣13856.06元。杜某在規定的期限內未履行該處罰決定第3項和第4項內容,亦未申請行政復議或提起行政訴訟,經(jīng)催告仍未履行。市國土資源局遂于2017年7月21日向某市某區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杜某違法占地行政處罰決定第3項和第4項內容。區人民法院立案受理后,于2017年7月25日作出行政裁定書(shū),裁定準予執行市國土資源局行政處罰決定第3項內容,并由某鎮政府組織實(shí)施。某鎮政府未在法定期限內執行法院裁定。

【檢察機關(guān)監督情況】

線(xiàn)索發(fā)現。區人民檢察院在辦理其他案件過(guò)程中發(fā)現該案線(xiàn)索。經(jīng)初步調查了解,某鎮政府未根據法院裁定書(shū)內容組織實(shí)施拆除,土地未恢復至復耕條件,杜某也未履行繳納罰款的義務(wù),遂依職權啟動(dòng)監督程序。

調查核實(shí)。根據案件線(xiàn)索,檢察機關(guān)重點(diǎn)開(kāi)展了以下調查核實(shí)工作:一是向法院調閱了案件卷宗材料;二是向當地國土管理部門(mén)工作人員了解案涉行政處罰決定執行情況和申請法院強制執行的情況;三是檢察人員到違法占地現場(chǎng)進(jìn)行實(shí)地查看。最終查明:市國土資源局的行政處罰決定有充分的事實(shí)根據,申請法院強制執行符合法律規定,目前行政處罰決定中罰款仍未繳納,法院裁定拆除的地上建筑物和設施亦未被拆除。

監督意見(jiàn)。2018年5月,區人民檢察院分別向區人民法院和某鎮政府提出檢察建議,建議區人民法院查明該案未就行政處罰決定第4項罰款作出裁定的原因,并依法處理,建議某鎮政府查明違法建筑物和設施未拆除的原因,并依法處置。

監督結果。區人民法院收到檢察建議后于2018年5月30日作出補充裁定,準予強制執行市國土資源局作出的13856.06元罰款決定,7月該款執行到位。某鎮政府收到檢察建議后,迅速行動(dòng),案涉違法建筑物和設施于2018年7月被拆除。

專(zhuān)項監督。區人民檢察院在辦理該案過(guò)程中,發(fā)現農村違法占地行政處罰未執行到位問(wèn)題突出,遂決定就國土資源領(lǐng)域行政非訴執行開(kāi)展專(zhuān)項監督活動(dòng),共監督法院裁定遺漏強制執行請求事項等案件17件,鄉鎮街道未執行法院裁判文書(shū)確定的義務(wù)案件18件。市人民檢察院通過(guò)認真研究后發(fā)現轄區內類(lèi)似問(wèn)題較多,遂于2018年5月在全市檢察機關(guān)開(kāi)展專(zhuān)項監督活動(dòng)。截至2019年2月專(zhuān)項活動(dòng)結束時(shí),通過(guò)檢察機關(guān)監督,全市共整治拆除各類(lèi)違法建筑物及設施45.5萬(wàn)平方米,恢復土地原狀23萬(wàn)平方米,退還非法占用土地21.7萬(wàn)平方米。市中級人民法院針對檢察機關(guān)專(zhuān)項監督活動(dòng)中發(fā)現的問(wèn)題,在全市法院系統開(kāi)展專(zhuān)項評查,有效規范了行政非訴執行的受理、審查和實(shí)施等活動(dòng)。

【指導意義】

1.人民檢察院履行行政非訴執行監督職能,應當發(fā)揮既監督人民法院公正司法又促進(jìn)行政機關(guān)依法行政的雙重功能,實(shí)現雙贏(yíng)多贏(yíng)共贏(yíng)。行政非訴執行監督對于促進(jìn)人民法院依法、公正、高效履行行政非訴執行職能,促進(jìn)行政機關(guān)依法履行職責,維護公共利益和社會(huì )秩序,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具有重要作用。人民檢察院對人民法院行政非訴執行的受理、審查和實(shí)施等各個(gè)環(huán)節開(kāi)展監督,針對存在的違法情形提出檢察建議,有利于促進(jìn)人民法院依法審查行政決定、正確作出裁定并實(shí)施,防止對違法的行政決定予以強制執行,保護行政相對人的合法權益。開(kāi)展行政非訴執行監督,應當注意審查行政行為的合法性,包括是否具備行政主體資格、是否明顯缺乏事實(shí)根據、是否明顯缺乏法律法規依據、是否損害被執行人合法權益等。對于行政行為明顯違法,人民法院仍裁定準予執行的,應當向人民法院和行政機關(guān)提出檢察建議予以糾正,防止被執行人合法權益受損。對于行政行為符合法律規定的,應當引導行政相對人依法履行法定義務(wù),支持行政機關(guān)依法行政。

2.人民法院對行政非訴執行申請裁定遺漏請求事項的,人民檢察院應當依法提出檢察建議予以監督。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制法》第五十七條和第五十八條的規定,人民法院受理行政機關(guān)強制執行申請后進(jìn)行書(shū)面審查,應當對行政機關(guān)提出的強制執行申請請求事項作出是否準予執行的裁定。本案中,市國土資源局向區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的項目中包括強制執行13856.06元罰款,但區人民法院卻未對該請求事項予以裁定,致使罰款無(wú)法通過(guò)強制執行方式收繳,影響了行政決定的公信力。人民檢察院應當對人民法院遺漏申請事項的裁定依法提出檢察建議予以糾正。

3.人民檢察院應當堅持在辦案中監督、在監督中辦案的理念,在辦理行政非訴執行監督案件過(guò)程中,注重以個(gè)案為突破口,積極開(kāi)展專(zhuān)項活動(dòng),促進(jìn)一個(gè)區域內一類(lèi)問(wèn)題的解決。人民檢察院履行行政非訴執行監督職責,要注重舉一反三,深挖細查,以小見(jiàn)大,以點(diǎn)帶面,針對人民法院行政非訴執行受理、審查和實(shí)施等各個(gè)環(huán)節存在的普遍性問(wèn)題開(kāi)展專(zhuān)項活動(dòng),實(shí)現辦理一案、影響一片的監督效果。某市兩級檢察機關(guān)在成功辦理本案的基礎上,開(kāi)展專(zhuān)項監督活動(dòng),有力推進(jìn)了全市國土資源領(lǐng)域“執行難”等問(wèn)題的解決,促進(jìn)了行政管理目標的實(shí)現。市中級人民法院針對檢察機關(guān)專(zhuān)項監督活動(dòng)中發(fā)現的問(wèn)題,在全市法院系統開(kāi)展專(zhuān)項評查,規范了行政非訴執行活動(dòng)。

【相關(guān)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十一條、第九十七條、第一百零一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五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制法》第五十三條、第五十七條、第五十八條

《人民檢察院行政訴訟監督規則(試行)》第二十九條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關(guān)于民事執行活動(dòng)法律監督若干問(wèn)題的規定》第一條、第二十一條

《人民檢察院檢察建議工作規定》第十一條

湖北省某縣水利局申請強制執行肖某河道違法建設處罰決定監督案

(檢例第59號)

【關(guān)鍵詞】

行政非訴執行監督  河道違法建設  強制拆除

【要旨】

辦理行政非訴執行監督案件,應當查明行政機關(guān)對相關(guān)事項是否具有直接強制執行權,對具有直接強制執行權的行政機關(guān)向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人民法院不應當受理而受理的,應當依法進(jìn)行監督。人民檢察院在履行行政非訴執行監督職責中,發(fā)現行政機關(guān)的行政行為存在違法或不當履職情形的,可以向行政機關(guān)提出檢察建議。

【基本案情】

2011年9月,湖北省某縣村民肖某未經(jīng)許可,擅自在某水庫庫區(河道)管理范圍內316國道某大橋下建房(房基)5間,占地面積289.8平方米。2011年11月3日,某縣水利局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法》第六十五條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書(shū)》,要求肖某立即停止在橋下建房的違法行為,限7日內拆除所建房屋,恢復原貌;罰款5萬(wàn)元;并告知肖某不服處罰決定申請復議和提起訴訟的期限,注明期滿(mǎn)不申請復議、不起訴又不履行處罰決定,將依法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肖某在規定的期限內未履行該處罰決定,亦未申請復議或提起行政訴訟。2012年3月29日,縣水利局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2012年4月23日,縣人民法院作出行政裁定書(shū),裁定準予執行行政處罰決定,責令肖某履行處罰決定書(shū)確定的義務(wù)。但肖某未停止違法建設,截至2017年4月,肖某已在河道區域違法建成四層房屋,建筑面積約520平方米。

【檢察機關(guān)監督情況】

線(xiàn)索發(fā)現?h人民檢察院于2017年4月通過(guò)某日報《“踢皮球”執法現象何時(shí)休?》的報道發(fā)現案件線(xiàn)索,依職權啟動(dòng)監督程序。檢察機關(guān)經(jīng)調查發(fā)現,肖某在河道內違法建設的行為持續多年,違反了國家河道管理規定,違法建筑物嚴重影響行洪、防洪安全。水利局和法院對違法建筑物未被強制拆除的原因則各執一詞。法院認為,對違反水法的建筑物,水利局是法律明確授予強制執行權的行政機關(guān),法院不能作為該案強制執行主體。但水利局認為,其沒(méi)有強制執行手段,應當由法院強制執行。

監督意見(jiàn)。檢察機關(guān)審查認為:法律沒(méi)有賦予水利局采取查封、扣押、凍結、劃撥財產(chǎn)等強制執行措施的權力,對于不繳納罰款的,水利局可以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但根據行政強制法和水法等相關(guān)規定,水利局對于河道違法建筑物具有強行拆除的權力,不應當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因此,水利局向法院申請執行行政處罰決定中的拆除違法建筑物部分,法院不應當受理而受理并裁定準予執行,違反法律規定?h人民檢察院于2017年5月向縣水利局提出檢察建議,建議其依法強制拆除違法建筑物;同年8月向縣人民法院提出檢察建議,建議其依法履職、規范行政非訴執行案件受理等工作。

監督結果?h水利局收到檢察建議后,立即向當地黨委政府報告。在縣委、縣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河道違法建筑物被依法拆除?h人民法院收到檢察建議后,回復表示今后要加強案件審查,對行政機關(guān)具有強制執行權而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的案件裁定不予受理。

【指導意義】

1.人民檢察院辦理行政非訴執行監督案件,應當依法查明行政機關(guān)對相關(guān)事項是否具有直接強制執行權。我國行政強制法規定的行政強制執行,包括行政機關(guān)直接強制執行和行政機關(guān)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兩種類(lèi)型。法律賦予某些行政機關(guān)以直接強制執行權的主要目的是提高行政效率,及時(shí)執行行政決定。如果行政機關(guān)有直接強制執行權,又向人民法院申請執行,不但浪費司法資源,而且容易引起相互推諉,降低行政效率。人民檢察院辦理行政非訴執行監督案件,應當查明行政機關(guān)是否具有直接強制執行權,對具有直接強制執行權的行政機關(guān)向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人民法院不應當受理而受理的,應當依法進(jìn)行監督!吨腥A人民共和國水法》第六十五條第一款規定,“在河道管理范圍內建設妨礙行洪的建筑物、構筑物,或者從事影響河勢穩定、危害河岸堤防安全和其他妨礙河道行洪的活動(dòng)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水行政主管部門(mén)或者流域管理機構依據職權,責令停止違法行為,限期拆除違法建筑物、構筑物,恢復原狀;逾期不拆除、不恢復原狀的,強行拆除……”根據上述規定,對河道管理范圍內妨礙行洪的建筑物、構筑物,水行政主管部門(mén)具有直接強行拆除的權力。但在本案中,水利局本應直接強制執行,卻向人民法院申請執行,人民法院不應當受理而受理、不應當裁定準予執行而裁定準予執行,致使兩個(gè)單位相互推諉,河道安全隱患長(cháng)期得不到消除,人民檢察院依法提出檢察建議,促進(jìn)了問(wèn)題的解決。

2.人民檢察院在履行行政非訴執行監督職責中,發(fā)現行政機關(guān)的行政行為存在違法或不當履職情形的,可以向行政機關(guān)提出檢察建議!度嗣駲z察院檢察建議工作規定》第十一條規定,“人民檢察院在辦理案件中發(fā)現社會(huì )治理工作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向有關(guān)單位和部門(mén)提出改進(jìn)工作、完善治理的檢察建議:……(四)相關(guān)單位或者部門(mén)不依法及時(shí)履行職責,致使個(gè)人或者組織合法權益受到損害或者存在損害危險,需要及時(shí)整改消除的;……”根據上述規定,檢察機關(guān)發(fā)現行政機關(guān)向人民法院提出強制執行申請存在不當,怠于履行法定職責的,應當向行政機關(guān)提出檢察建議。對由于行政機關(guān)違法行為致使損害持續存在甚至繼續擴大的,應當更加重視,優(yōu)先快速辦理,促進(jìn)行政執行效率提高,及時(shí)消除損害、減少損失,維護人民群眾的合法權益。本案中,檢察機關(guān)針對水利局怠于履職行為,依法提出檢察建議,促使河道違法建筑物被拆除,保障了行洪、泄洪安全,保護了當地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chǎn)安全。

【相關(guān)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二十五條、第九十七條、第一百零一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五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制法》第四條、第十三條、第三十四條、第四十四條、第五十三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法》第三十七條、第六十五條

《人民檢察院行政訴訟監督規則(試行)》第二十九條

《人民檢察院檢察建議工作規定》第十一條

 

版權所有:江西省人民檢察院 地址:南昌市北京東路222號  
工信部ICP備案號:京ICP備10217144號-1 技術(shù)支持:正義網(wǎng)
本網(wǎng)網(wǎng)頁(yè)設計、圖標、內容未經(jīng)協(xié)議授權禁止轉載、摘編或建立鏡像,禁止作為任何商業(yè)用途的使用。
適老化無(wú)障礙服務(w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