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wǎng)站無(wú)障礙 支持IPv6網(wǎng)絡(luò )
典型案例 <返回首頁(yè)
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一批指導性案例
新聞來(lái)源:   發(fā)布時(shí)間: 2019-10-07   作者: 字號: | |

齊某強奸、猥褻兒童案

(檢例第42號)

【關(guān)鍵詞】

強奸罪  猥褻兒童罪 情節惡劣 公共場(chǎng)所當眾

【基本案情】

被告人齊某,男,1969年1月出生,原系某縣某小學(xué)班主任。

2011年夏天至2012年10月,被告人齊某在擔任班主任期間,利用午休、晚自習及宿舍查寢等機會(huì ),在學(xué)校辦公室、教室、洗澡堂、男生宿舍等處多次對被害女童A(10歲)、B(10歲)實(shí)施奸淫、猥褻,并以帶A女童外出看病為由,將其帶回家中強奸。齊某還在女生集體宿舍等地多次猥褻被害女童C(11歲)、D(11歲)、E(10歲),猥褻被害女童F(11歲)、G(11歲)各一次。

【要旨】

1.性侵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被害人陳述穩定自然,對于細節的描述符合正常記憶認知、表達能力,被告人辯解沒(méi)有證據支持,結合生活經(jīng)驗對全案證據進(jìn)行審查,能夠形成完整證明體系的,可以認定案件事實(shí)。

2.奸淫幼女具有《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guān)于依法懲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見(jiàn)》規定的從嚴處罰情節,社會(huì )危害性與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條第三款第二至四項規定的情形相當的,可以認定為該款第一項規定的“情節惡劣”。

3.行為人在教室、集體宿舍等場(chǎng)所實(shí)施猥褻行為,只要當時(shí)有多人在場(chǎng),即使在場(chǎng)人員未實(shí)際看到,也應當認定犯罪行為是在“公共場(chǎng)所當眾”實(shí)施。

【指控與證明犯罪】

(一)提起公訴及原審判決情況

2013年4月14日,某市人民檢察院以齊某犯強奸罪、猥褻兒童罪對其提起公訴。5月9日,某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不公開(kāi)開(kāi)庭審理本案。9月23日,該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判決,認定齊某犯強奸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犯猥褻兒童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六個(gè)月;決定執行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被告人未上訴,判決生效后,報某省高級人民法院復核。

2013年12月24日,某省高級人民法院以原判認定部分事實(shí)不清為由,裁定撤銷(xiāo)原判,發(fā)回重審。

2014年11月13日,某市中級人民法院經(jīng)重新審理,作出判決,認定齊某犯強奸罪,判處無(wú)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犯猥褻兒童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六個(gè)月;決定執行無(wú)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齊某不服提出上訴。

2016年1月20日,某省高級人民法院經(jīng)審理,作出終審判決,認定齊某犯強奸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犯猥褻兒童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六個(gè)月;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

(二)提起審判監督程序及再審改判情況

某省人民檢察院認為該案終審判決確有錯誤,提請最高人民檢察院抗訴。最高人民檢察院經(jīng)審查,認為該案適用法律錯誤,量刑不當,應予糾正。2017年3月3日,最高人民檢察院依照審判監督程序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抗訴。

2017年12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依法不公開(kāi)開(kāi)庭審理本案,最高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出席法庭,辯護人出庭為原審被告人進(jìn)行辯護。

法庭調查階段,針對原審被告人不認罪的情況,檢察員著(zhù)重就齊某辯解與在案證據是否存在矛盾,以及有無(wú)其他證據或線(xiàn)索支持其辯解進(jìn)行發(fā)問(wèn)和舉證,重點(diǎn)核實(shí)以下問(wèn)題:案發(fā)前齊某與被害人及其家長(cháng)關(guān)系如何,是否到女生宿舍查寢,是否多次單獨將女生叫出教室,是否帶女生回家過(guò)夜。齊某當庭供述與被害人及其家長(cháng)沒(méi)有矛盾,承認曾到女生宿舍查寢,為女生揉肚子,單獨將女生叫出教室問(wèn)話(huà),帶女生外出看病以及回家過(guò)夜。通過(guò)當庭訊問(wèn),進(jìn)一步印證了被害人陳述細節的真實(shí)性、客觀(guān)性。

法庭辯論階段,檢察員發(fā)表出庭意見(jiàn):

首先,原審被告人齊某犯強奸罪、猥褻兒童罪的犯罪事實(shí)清楚,證據確實(shí)充分。1.各被害人及其家長(cháng)和齊某在案發(fā)前沒(méi)有矛盾。報案及時(shí),無(wú)其他介入因素,可以排除誣告的可能。2.各被害人陳述內容自然合理,可信度高,且有同學(xué)的證言予以印證。被害人對于細節的描述符合正常記憶認知、表達能力,如齊某實(shí)施性侵害的大致時(shí)間、地點(diǎn)、方式、次數等內容基本一致。因被害人年幼、報案及作證距案發(fā)時(shí)間較長(cháng)等客觀(guān)情況,具體表達存在不盡一致之處,完全正常。3.各被害人陳述的基本事實(shí)得到本案其他證據印證,如齊某臥室勘驗筆錄、被害人辨認現場(chǎng)的筆錄、現場(chǎng)照片、被害人生理狀況診斷證明等。

其次,原審被告人齊某犯強奸罪情節惡劣,且在公共場(chǎng)所當眾猥褻兒童,某省高級人民法院判決對此不予認定,屬于適用法律錯誤,導致量刑畸輕。1.齊某奸淫幼女“情節惡劣”。齊某利用教師身份,多次強奸二名幼女,犯罪時(shí)間跨度長(cháng)。本案發(fā)生在校園內,對被害人及其家人傷害非常大,對其他學(xué)生造成了恐懼。齊某的行為具備《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guān)于依法懲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見(jiàn)》第25條規定的多項“更要依法從嚴懲處”的情節,綜合評判應認定為“情節惡劣”,判處十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罰。2.本案中齊某的行為屬于在“公共場(chǎng)所當眾”猥褻兒童。公共場(chǎng)所系供社會(huì )上多數人從事工作、學(xué)習、文化、娛樂(lè )、體育、社交、參觀(guān)、旅游和滿(mǎn)足部分生活需求的一切公用建筑物、場(chǎng)所及其設施的總稱(chēng),具備由多數人進(jìn)出、使用的特征;趯ξ闯赡耆吮Wo的需要,《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guān)于依法懲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見(jiàn)》第23條明確將“校園”這種除師生外,其他人不能隨便進(jìn)出的場(chǎng)所認定為公共場(chǎng)所。司法實(shí)踐中也已將教室這種相對封閉的場(chǎng)所認定為公共場(chǎng)所。本案中女生宿舍是20多人的集體宿舍,和教室一樣屬于校園的重要組成部分,具有相對涉眾性、公開(kāi)性,應當是公共場(chǎng)所!蹲罡呷嗣穹ㄔ、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guān)于依法懲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見(jiàn)》第23條規定,在公共場(chǎng)所對未成年人實(shí)施猥褻犯罪,“只要有其他多人在場(chǎng),不論在場(chǎng)人員是否實(shí)際看到”,均可認定為當眾猥褻。本案中齊某在熄燈后進(jìn)入女生集體宿舍,當時(shí)就寢人數較多,床鋪之間沒(méi)有遮擋,其猥褻行為易被同寢他人所感知,符合上述規定“當眾”的要求。

原審被告人及其辯護人堅持事實(shí)不清、證據不足的辯護意見(jiàn),理由是:一是認定犯罪的直接證據只有被害人陳述,齊某始終不認罪,其他證人證言均是傳來(lái)證據,沒(méi)有物證,證據鏈條不完整。二是被害人陳述前后有矛盾,不一致。且其中一個(gè)被害人在第一次陳述中只講到被猥褻,第二次又講到被強奸,前后有重大矛盾。

針對辯護意見(jiàn),檢察員答辯:一是被害人陳述的一些細節,如強奸的地點(diǎn)、姿勢等,結合被害人年齡及認知能力,不親身經(jīng)歷,難以編造。二是齊某性侵次數多、時(shí)間跨度長(cháng),被害人年齡小,前后陳述有些細節上的差異和模糊是正常的,恰恰符合被害人的記憶特征。且被害人對基本事實(shí)和情節的描述是穩定的。有的被害人雖然在第一次詢(xún)問(wèn)時(shí)沒(méi)有陳述被強奸,但在此后對沒(méi)有陳述的原因做了解釋?zhuān)串敃r(shí)學(xué)校老師在場(chǎng),不敢講。這一理由符合孩子的心理。三是被害人同學(xué)證言雖然是傳來(lái)證據,但其是在犯罪發(fā)生之后即得知有關(guān)情況,因此證明力較強。四是齊某及其辯護人對其辯解沒(méi)有提供任何證據或者線(xiàn)索的支持。

2018年6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召開(kāi)審判委員會(huì )會(huì )議審議本案,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cháng)列席會(huì )議并發(fā)表意見(jiàn):一是最高人民檢察院抗訴書(shū)認定的齊某犯罪事實(shí)、情節符合客觀(guān)實(shí)際。性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具有客觀(guān)證據、直接證據少,被告人往往不認罪等特點(diǎn)。本案中,被害人家長(cháng)與原審被告人之前不存在矛盾,案發(fā)過(guò)程自然。被害人陳述及同學(xué)證言符合案發(fā)實(shí)際和兒童心理,證明力強。綜合全案證據看,足以排除合理懷疑,能夠認定原審被告人強奸、猥褻兒童的犯罪事實(shí)。二是原審被告人在女生宿舍猥褻兒童的犯罪行為屬于在“公共場(chǎng)所當眾”猥褻?紤]本案具體情節,原審被告人猥褻兒童的犯罪行為應當判處十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罰。三是某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確有錯誤,依法應當改判。

2018年7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認定原審被告人齊某犯強奸罪,判處無(wú)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犯猥褻兒童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決定執行無(wú)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指導意義】

(一)準確把握性侵未成人犯罪案件證據審查判斷標準

對性侵未成年人犯罪案件證據的審查,要根據未成年人的身心特點(diǎn),按照有別于成年人的標準予以判斷。審查言詞證據,要結合全案情況予以分析。根據經(jīng)驗和常識,未成年人的陳述合乎情理、邏輯,對細節的描述符合其認知和表達能力,且有其他證據予以印證,被告人的辯解沒(méi)有證據支持,結合雙方關(guān)系不存在誣告可能的,應當采納未成年人的陳述。

(二)準確適用奸淫幼女“情節惡劣”的規定

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條第三款第一項規定,奸淫幼女“情節惡劣”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wú)期徒刑或者死刑!蹲罡呷嗣穹ㄔ、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guān)于依法懲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見(jiàn)》第25條規定了針對未成年人實(shí)施強奸、猥褻犯罪“更要依法從嚴懲處”的七種情形。實(shí)踐中,奸淫幼女具有從嚴懲處情形,社會(huì )危害性與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條第三款第二至四項相當的,可以認為屬于該款第一項規定的“情節惡劣”。例如,該款第二項規定的“奸淫幼女多人”,一般是指奸淫幼女三人以上。本案中,被告人具備教師的特殊身份,奸淫二名幼女,且分別奸淫多次,其危害性并不低于奸淫幼女三人的行為,據此可以認定符合“情節惡劣”的規定。

(三)準確適用“公共場(chǎng)所當眾”實(shí)施強奸、猥褻未成年人犯罪的規定

刑法對“公共場(chǎng)所當眾”實(shí)施強奸、猥褻未成年人犯罪,作出了從重處罰的規定!蹲罡呷嗣穹ㄔ、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guān)于依法懲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見(jiàn)》第23條規定了在“校園、游泳館、兒童游樂(lè )場(chǎng)等公共場(chǎng)所”對未成年人實(shí)施強奸、猥褻犯罪,可以認定為在“公共場(chǎng)所當眾”實(shí)施犯罪。適用這一規定,是否屬于“當眾”實(shí)施犯罪至為關(guān)鍵。對在規定列舉之外的場(chǎng)所實(shí)施強奸、猥褻未成年人犯罪的,只要場(chǎng)所具有相對公開(kāi)性,且有其他多人在場(chǎng),有被他人感知可能的,就可以認定為在“公共場(chǎng)所當眾”犯罪。最高人民法院對本案的判決表明:學(xué)校中的教室、集體宿舍、公共廁所、集體洗澡間等,是不特定未成年人活動(dòng)的場(chǎng)所,在這些場(chǎng)所實(shí)施強奸、猥褻未成年人犯罪的,應當認定為在“公共場(chǎng)所當眾”實(shí)施犯罪。

【相關(guān)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36條、第237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55條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guān)于依法懲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見(jiàn)》第2條、第23條、第25條

駱某猥褻兒童案

(檢例第43號)

【關(guān)鍵詞】

猥褻兒童罪?網(wǎng)絡(luò )猥褻?犯罪既遂

【基本案情】

被告人駱某,男,1993年7月出生,無(wú)業(yè)。

2017年1月,被告人駱某使用化名,通過(guò)QQ軟件將13歲女童小羽加為好友。聊天中得知小羽系初二學(xué)生后,駱某仍通過(guò)言語(yǔ)恐嚇,向其索要裸照。在被害人拒絕并在QQ好友中將其刪除后,駱某又通過(guò)小羽的校友周某對其施加壓力,再次將小羽加為好友。同時(shí)駱某還虛構“李某”的身份,注冊另一QQ號并添加小羽為好友。之后,駱某利用“李某”的身份在QQ聊天中對小羽進(jìn)行威脅恐嚇,同時(shí)利用周某繼續施壓。小羽被迫按照要求自拍裸照十張,通過(guò)QQ軟件傳送給駱某觀(guān)看。后駱某又以在網(wǎng)絡(luò )上公布小羽裸照相威脅,要求與其見(jiàn)面并在賓館開(kāi)房,企圖實(shí)施猥褻行為。因小羽向公安機關(guān)報案,駱某在依約前往賓館途中被抓獲。

【要旨】

行為人以滿(mǎn)足性刺激為目的,以誘騙、強迫或者其他方法要求兒童拍攝裸體、敏感部位照片、視頻等供其觀(guān)看,嚴重侵害兒童人格尊嚴和心理健康的,構成猥褻兒童罪。

【指控與證明犯罪】

(一)提起、支持公訴和一審判決情況

2017年6月5日,某市某區人民檢察院以駱某犯猥褻兒童罪對其提起公訴。7月20日,該區人民法院依法不公開(kāi)開(kāi)庭審理本案。

法庭調查階段,公訴人出示了指控犯罪的證據:被害人陳述、證人證言及被告人供述,證明駱某對小羽實(shí)施了威脅恐嚇,強迫其自拍裸照的行為;QQ聊天記錄截圖、小羽自拍裸體照片、身份信息等,證明駱某明知小羽系兒童及強迫其拍攝裸照的事實(shí)等。

法庭辯論階段,公訴人發(fā)表公訴意見(jiàn):被告人駱某為滿(mǎn)足性刺激,通過(guò)網(wǎng)絡(luò )對不滿(mǎn)14周歲的女童進(jìn)行威脅恐嚇,強迫被害人按照要求的動(dòng)作、姿勢拍攝裸照供其觀(guān)看,并以公布裸照相威脅欲進(jìn)一步實(shí)施猥褻,犯罪事實(shí)清楚,證據確實(shí)、充分,應當以猥褻兒童罪對其定罪處罰。

辯護人對指控的罪名無(wú)異議,但提出以下辯護意見(jiàn):一是認定被告人明知被害人未滿(mǎn)14周歲的證據不足。二是認定被告人利用小羽的校友周某對小羽施壓、威脅并獲取裸照的證據不足。三是被告人猥褻兒童的行為未得逞,系犯罪未遂。四是被告人歸案后如實(shí)供述,認罪態(tài)度較好,可酌情從輕處罰。

針對辯護意見(jiàn),公訴人答辯:一是被告人駱某供述在QQ聊天中已知小羽系初二學(xué)生,可能不滿(mǎn)14周歲,看過(guò)其生活照、小視頻,了解其身體發(fā)育狀況,通過(guò)周某了解過(guò)小羽的基本信息,證明被告人駱某應當知道小羽系未滿(mǎn)14周歲的幼女。二是證人周某二次證言均證實(shí)其被迫幫助駱某威脅小羽,能夠與被害人陳述、被告人供述相互印證,同時(shí)有相關(guān)聊天記錄等予以印證,足以認定被告人駱某通過(guò)周某對小羽施壓、威脅的事實(shí)。三是被告人駱某前后實(shí)施兩類(lèi)猥褻兒童的行為,構成猥褻兒童罪。1.駱某強迫小羽自拍裸照通過(guò)網(wǎng)絡(luò )傳輸供其觀(guān)看。該行為雖未直接接觸被害人,但實(shí)質(zhì)上已使兒童人格尊嚴和心理健康受到嚴重侵害。駱某已獲得裸照并觀(guān)看,應認定為犯罪既遂。2.駱某利用公開(kāi)裸照威脅小羽,要求與其見(jiàn)面在賓館開(kāi)房,并供述意欲實(shí)施猥褻行為。因小羽報案,該猥褻行為未及實(shí)施,應認定為犯罪未遂。

一審判決情況:法庭經(jīng)審理,認定被告人駱某強迫被害女童拍攝裸照,并通過(guò)QQ軟件獲得裸照的行為不構成猥褻兒童罪。但被告人駱某以公開(kāi)裸照相威脅,要求與被害女童見(jiàn)面,準備對其實(shí)施猥褻,因被害人報案未能得逞,該行為構成猥褻兒童罪,系犯罪未遂。2017年8月14日,某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認定被告人駱某犯猥褻兒童罪(未遂),判處有期徒刑一年。

(二)抗訴及終審判決情況

一審宣判后,某區人民檢察院認為,一審判決在事實(shí)認定、法律適用上均存在錯誤,并導致量刑偏輕。被告人駱某利用網(wǎng)絡(luò )強迫兒童拍攝裸照并觀(guān)看的行為構成猥褻兒童罪,且犯罪形態(tài)為犯罪既遂。2017年8月18日,該院向某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抗訴。某市人民檢察院經(jīng)依法審查,支持某區人民檢察院的抗訴意見(jiàn)。

2017年11月15日,某市中級人民法院開(kāi)庭審理本案。某市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出庭支持抗訴。檢察員認為:1.關(guān)于本案的定性。一審判決認定駱某強迫被害人拍攝裸照并傳輸觀(guān)看的行為不是猥褻行為,系對猥褻兒童罪犯罪本質(zhì)的錯誤理解。一審判決未從猥褻兒童罪侵害兒童人格尊嚴和心理健康的實(shí)質(zhì)要件進(jìn)行判斷,導致法律適用錯誤。2.關(guān)于本案的犯罪形態(tài)。駱某獲得并觀(guān)看了兒童裸照,猥褻行為已經(jīng)實(shí)施終了,應認定為犯罪既遂。3.關(guān)于本案量刑情節。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guān)于依法懲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見(jiàn)》第25條的規定,采取脅迫手段猥褻兒童的,依法從嚴懲處。一審判決除法律適用錯誤外,還遺漏了應當從重處罰的情節,導致量刑偏輕。

原審被告人駱某的辯護人認為,駱某與被害人沒(méi)有身體接觸,該行為不構成猥褻兒童罪。檢察機關(guān)的抗訴意見(jiàn)不能成立,請求二審法院維持原判。

某市中級人民法院經(jīng)審理,認為原審被告人駱某以尋求性刺激為目的,通過(guò)網(wǎng)絡(luò )聊天對不滿(mǎn)14周歲的女童進(jìn)行言語(yǔ)威脅,強迫被害人按照要求自拍裸照供其觀(guān)看,已構成猥褻兒童罪(既遂),依法應當從重處罰。對于市人民檢察院的抗訴意見(jiàn),予以采納。2017年12月11日,某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認定原審被告人駱某犯猥褻兒童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

【指導意義】

猥褻兒童罪是指以淫穢下流的手段猥褻不滿(mǎn)14周歲兒童的行為。刑法沒(méi)有對猥褻兒童的具體方式作出列舉,需要根據實(shí)際情況進(jìn)行判斷和認定。實(shí)踐中,只要行為人主觀(guān)上以滿(mǎn)足性刺激為目的,客觀(guān)上實(shí)施了猥褻兒童的行為,侵害了特定兒童人格尊嚴和身心健康的,應當認定構成猥褻兒童罪。

網(wǎng)絡(luò )環(huán)境下,以滿(mǎn)足性刺激為目的,雖未直接與被害兒童進(jìn)行身體接觸,但是通過(guò)QQ、微信等網(wǎng)絡(luò )軟件,以誘騙、強迫或者其他方法要求兒童拍攝、傳送暴露身體的不雅照片、視頻,行為人通過(guò)畫(huà)面看到被害兒童裸體、敏感部位的,是對兒童人格尊嚴和心理健康的嚴重侵害,與實(shí)際接觸兒童身體的猥褻行為具有相同的社會(huì )危害性,應當認定構成猥褻兒童罪。

檢察機關(guān)辦理利用網(wǎng)絡(luò )對兒童實(shí)施猥褻行為的案件,要及時(shí)固定電子數據,證明行為人出于滿(mǎn)足性刺激的目的,利用網(wǎng)絡(luò ),采取誘騙、強迫或者其他方法要求被害人拍攝、傳送暴露身體的不雅照片、視頻供其觀(guān)看的事實(shí)。要準確把握猥褻兒童罪的本質(zhì)特征,全面收集客觀(guān)證據,證明行為人通過(guò)網(wǎng)絡(luò )不接觸被害兒童身體的猥褻行為,具有與直接接觸被害兒童身體的猥褻行為相同的性質(zhì)和社會(huì )危害性。

【相關(guān)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37條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guān)于依法懲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見(jiàn)》第2條、第19條、第25條

于某虐待案

(檢例第44號)

【關(guān)鍵詞】

虐待罪?告訴能力?支持變更撫養權

【基本案情】

被告人于某,女,1986年5月出生,無(wú)業(yè)。

2016年9月以來(lái),因父母離婚,父親丁某常年在外地工作,被害人小田(女,11歲)一直與繼母于某共同生活。于某以小田學(xué)習及生活習慣有問(wèn)題為由,長(cháng)期、多次對其實(shí)施毆打。2017年11月21日,于某又因小田咬手指甲等問(wèn)題,用衣服撐、撓癢工具等對其實(shí)施毆打,致小田離家出走。小田被爺爺找回后,經(jīng)鑒定,其頭部、四肢等多處軟組織挫傷,身體損傷程度達到輕微傷等級。

【要旨】

1.被虐待的未成年人,因年幼無(wú)法行使告訴權利的,屬于刑法第二百六十條第三款規定的“被害人沒(méi)有能力告訴”的情形,應當按照公訴案件處理,由檢察機關(guān)提起公訴,并可以依法提出適用禁止令的建議。

2.撫養人對未成年人未盡撫養義務(wù),實(shí)施虐待或者其他嚴重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行為,不適宜繼續擔任撫養人的,檢察機關(guān)可以支持未成年人或者其他監護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變更撫養權訴訟。

【指控與證明犯罪】

2017年11月22日,網(wǎng)絡(luò )披露11歲女童小田被繼母虐待的信息,引起輿論關(guān)注。某市某區人民檢察院未成年人檢察部門(mén)的檢察人員得知信息后,會(huì )同公安機關(guān)和心理咨詢(xún)機構的人員對被害人小田進(jìn)行詢(xún)問(wèn)和心理疏導。通過(guò)調查發(fā)現,其繼母于某存在長(cháng)期、多次毆打小田的行為,涉嫌虐待罪。本案被害人系未成年人,沒(méi)有向人民法院告訴的能力,也沒(méi)有近親屬代為告訴。檢察機關(guān)建議公安機關(guān)對于某以涉嫌虐待罪立案偵查。11月24日,公安機關(guān)作出立案決定。次日,犯罪嫌疑人于某投案自首。2018年4月26日,公安機關(guān)以于某涉嫌虐待罪向檢察機關(guān)移送審查起訴。

審查起訴階段,某區人民檢察院依法訊問(wèn)了犯罪嫌疑人,聽(tīng)取了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的意見(jiàn),核實(shí)了案件事實(shí)與證據。檢察機關(guān)經(jīng)審查認為,犯罪嫌疑人供述與被害人陳述能夠相互印證,并得到其他家庭成員的證言證實(shí),能夠證明于某長(cháng)期、多次對被害人進(jìn)行毆打,致被害人輕微傷,屬于情節惡劣,其行為涉嫌構成虐待罪。

2018年5月16日,某區人民檢察院以于某犯虐待罪對其提起公訴。5月31日,該區人民法院適用簡(jiǎn)易程序開(kāi)庭審理本案。

法庭調查階段,公訴人宣讀起訴書(shū),指控被告人于某虐待家庭成員,情節惡劣,應當以虐待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被告人對起訴書(shū)指控的犯罪事實(shí)及罪名無(wú)異議。

法庭辯論階段,公訴人發(fā)表公訴意見(jiàn):被告人于某虐待未成年家庭成員,情節惡劣,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條第一款,犯罪事實(shí)清楚,證據確實(shí)充分,應當以虐待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被告人于某案發(fā)后主動(dòng)投案,如實(shí)供述自己的犯罪行為,系自首,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綜合法定、酌定情節,建議在有期徒刑六個(gè)月至八個(gè)月之間量刑?紤]到被告人可能被宣告緩刑,公訴人向法庭提出應適用禁止令,禁止被告人于某再次對被害人實(shí)施家庭暴力。

最后陳述階段,于某表示對檢察機關(guān)指控的事實(shí)和證據無(wú)異議,并當庭認罪。

法庭經(jīng)審理,認為公訴人指控的罪名成立,出示的證據能夠相互印證,提出的量刑建議適當,予以采納。當庭作出一審判決,認定被告人于某犯虐待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gè)月,緩刑一年。禁止被告人于某再次對被害人實(shí)施家庭暴力。一審宣判后,被告人未上訴,判決已生效。

【支持提起變更撫養權訴訟】

某市某區人民檢察院在辦理本案中發(fā)現,2015年9月,小田的親生父母因感情不和協(xié)議離婚,約定其隨父親生活。小田的父親丁某于2015年12月再婚。丁某長(cháng)期在外地工作,沒(méi)有能力親自撫養被害人。檢察人員征求小田生母武某的意見(jiàn),武某愿意撫養小田。檢察人員支持武某到人民法院起訴變更撫養權。2018年1月15日,小田生母武某向某市某區人民法院提出變更撫養權訴訟。法庭經(jīng)過(guò)調解,裁定變更小田的撫養權,改由生母武某撫養,生父丁某給付撫養費至其獨立生活為止。

【指導意義】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條規定,虐待家庭成員,情節惡劣的,告訴的才處理,但被害人沒(méi)有能力告訴,或者因受到強制、威嚇無(wú)法告訴的除外。虐待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未成年人往往沒(méi)有能力告訴,應按照公訴案件處理,由檢察機關(guān)提起公訴,維護未成年被害人的合法權利。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guān)于對判處管制、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適用禁止令有關(guān)問(wèn)題的規定(試行)》第七條規定,人民檢察院在提起公訴時(shí),對可能宣告緩刑的被告人,可以建議禁止其從事特定活動(dòng),進(jìn)入特定區域、場(chǎng)所,接觸特定的人。對未成年人遭受家庭成員虐待的案件,結合犯罪情節,檢察機關(guān)可以在提出量刑建議的同時(shí),有針對性地向人民法院提出適用禁止令的建議,禁止被告人再次對被害人實(shí)施家庭暴力,依法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督促被告人在緩刑考驗期內認真改造。

夫妻離婚后,與未成年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不盡撫養義務(wù),對未成年人實(shí)施虐待或者其他嚴重侵害合法權益的行為,不適宜繼續擔任撫養人的,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的規定,檢察機關(guān)可以支持未成年人或者其他監護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變更撫養權訴訟,切實(shí)維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

【相關(guān)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72條、第260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第50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15條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民政部關(guān)于依法處理監護人侵害未成年人權益行為若干問(wèn)題的意見(jiàn)》第2條、第14條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guān)于依法辦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意見(jiàn)》第9條、第17條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guān)于對判處管制、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適用禁止令有關(guān)問(wèn)題的規定(試行)》第7條

 

版權所有:江西省人民檢察院 地址:南昌市北京東路222號  
工信部ICP備案號:京ICP備10217144號-1 技術(shù)支持:正義網(wǎng)
本網(wǎng)網(wǎng)頁(yè)設計、圖標、內容未經(jīng)協(xié)議授權禁止轉載、摘編或建立鏡像,禁止作為任何商業(yè)用途的使用。
適老化無(wú)障礙服務(wù)